“围剿”与“反围剿”
作者:   来源:掌上三门   日期:2018-05-28    字体大小:    

 

   

  亭旁起义枪声打响后,亭旁区的官僚地主、土豪劣绅均闻风外逃,国民党省政府为之震动,主席何应钦密令省防军“围剿”亭旁红军。5月26日,省防军第五团(驻海门)和临海的国民党军集结临海车口、东塍等地,准备进犯亭旁;宁海的省防军已向亭旁进发,驻海游的省防军郑俊彦连也蠢蠢欲动,亭旁处在夹击之中。

  下午4时,革命委员会和红军总指挥部获悉情报,立即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有计划地将部队撤至亭旁附近。5月27日黎明,郑俊彦连30人向亭旁窜来,但慑于红军声威,不敢贸然进犯。后获悉红军已离亭旁,才鼓噪而入。

  主动向南溪方向撤去的红军精干力量,在梅其彬、叶宝鉴、邵茂藩等率领下,决定迎战敌军。他们一路至南溪,一路至上模、陌更,一路至板沸,另一路至寺前岩。下午,上模一部红军抵陌更、狮子岭时,即先与从亭旁来犯的敌军接火,随后退据虎陇头扼险阻敌。可惜当敌人尚未进入伏击圈,部分战士即先开枪,暴露了目标,未能得以痛歼。敌军见红军固守山头,不敢向上冲。直至天晚,敌军不敢恋战,旋退回亭旁。次日晨,部分敌军又从亭旁潜来南溪,向驻守在上马攀山头的红军进犯,亦未得逞。后来,临海方面的敌军由金坑岭抄袭亭旁起义军的后路,使红军腹背受敌。为保存实力,指挥部决定转入地下。

  5月28日,管容德、包定和县委其他领导撤到珠岙。当夜县委召开珠岙区党团区委会议。29日召开县委常委会,决定一方面派包定等回亭旁“继续游击战争”,另一方面改组革命委员会,党团县委建立秘密机关,各区一律设秘密机关,待机重新起义。亭旁起义失败后,包定、陈祥、梅其彬、叶信庄、包照光、梅其广、任畴等离开宁海,先后被捕遭敌毒手。

  亭旁起义在敌人的镇压下虽然失败了,但它为我党在这一地区进行革命斗争打下了扎实基础。解放战争时期,活跃在亭旁山区的台属游击队是台州境内第一支中共武装,曾配合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于1949年2月17日解放了县城和亭旁重镇,成为全省第一个解放县。

附件: